找回地址请发邮件 kpian@mail.com
性感女教练的健身套路

2018-10-26

下载服务已恢复,点此移步至下载接口(.)

8x8x最新地址发布页 请妥善保存 预防迷路

 
俗语说,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,要先抓住他的胃。

其实这句话后面要接的是,让男人吃饱了,身体强壮了,才能干你干的爽爽的。

当完兵之后,找了一间小公司的程式设计师,负责一份专案。

坐了半年办公室之后,深觉腰也粗了,屁股也大了,肌肉也不如当兵时结实了,打算找个地方运动。

任职的公司近郊区,商业大楼的顶楼,加了间健身房。

健身房里面有几台跑步机,重量训练的机器、哑铃倒也齐全,里头还有一个小间的韵律教室。

大楼中不同公司的女职员,请了外面的老师来上瑜珈的课程。

除了上课的时间外,韵律教室都是闲置的。

除了基本的这些设备外,还有一间淋浴间可以使用,算得上是还蛮齐全的。

我一开始都是去跑步,偶尔也会做做重量训练。

不过程式设计师的时间上都不是很固定,加班得晚了点,就累得不会想去运动。

不过一个星期至少也是可以去个两三次吧,一两个月后,成果就出来了,虽然体重没有办法像最佳时期那?低,但是结实的程度比当兵时又更上了一层,大概是肉多了,练起来也没办法再消下来,不过这样也不差,就不是很在意,只能骗自己这样比较壮,只是很多好看的衣服都不能穿。

下班后去运动,其实还不赖就是了,跑步的时候还可以偷看瑜珈课的情形。

除了瑜珈老师是个熟女之外,学员有几位都还蛮正点的。

其中有一位叫小琪(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),特别吸引我的目光。

小琪长得怎样呢?说实在的,有点像艺人冯╳甄。

怎?说呢,圆圆的大眼睛,160公分的身高,说起话来也是?声?气的,向你撒娇大概很容易就射出来。

当然身材不可能像艺人那样瘦到皮包骨,算是比她有一点肉,以现在女生的水准看来是还可以吧。

除此之外,最特别的就是她的眼睛了,我总是觉得她的眼睛会带笑,无论什?时候看她的脸,都会觉得眼睛和表情在浅浅的笑,这种女生最可怕了,大楼内一堆男人都被迷倒,常常看到一堆苍蝇跟前跟后的献慇勤。

我前女友并不是这样类型的,所以我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觉得有什?特别的。

开始运动之后,有几次看到瑜珈在上课,心就忍不住痒起来了。

瑜珈的动作都是在地上弯曲身体,曲线都会因?紧身衣而整个表露无遗,女人嘛,就算是身材已经很好了,也是会嫌身材走样。

会来上课的,身材也都不算差,实在是只需要好好维持身材就可以了。

所以在韵律教室里,算的上是春光满布。

有一个动作,像一条毛毛虫,下巴胸口贴地,屁股?得高高的,紧身裤更紧缩,贴着一群正妹,在灯光下,似乎闪着光芒,告诉外面的男人:「快从后面狠狠的来干我们!」其他的动作,那就更不用说了,像是蛙人操一样把胸部挺起来的、把腿张开开伸展大腿的,每一个都让我看了涨得难受。

跑步的时候,裤子里包得紧紧的不但难受而且难看,深怕她们下课后出来,惊声尖叫,把我抓去警局当色狼办,那就糟了,千万别被关起来,然后被塞玉米…真是无法想像这样的可怕。

虽说如此,该看的还是要看,我还是大大方方的看她们上课的情形,只是快下课时,我就会赶紧沖去洗个冷水澡,狠狠的自我发泄一下,免得精虫上脑,做出什?不可原谅的事来就惨了。

健身房其实算是顶楼的违建,也并没有到布满整个顶楼,所以顶楼还是有很多空间,像大楼的水塔、管线之类的。

由于我所在的楼层并没有阳台,所以想抽菸的话,我都只能上顶楼找地方抽,平常写程式有瓶颈时,常常就上楼半个小时,同事们也是司空见惯,反正这类型的工作都是责任制,时间到有东西出来就好,公司也不太管这些事情的。

有一天中午,吃完饭后就想上楼抽根菸。

我是比较喜欢找个地方静一静,所以通常会找边边的地方坐下来抽。

加上那天闷闷的,阴天,有点要下雨的样子,我抽了一根还是觉得有点闷,便再站起身来走动一下。

晃啊晃的,突然听到有闷哼,而且是女生的声音,从机电间的另一端传过来的。

当下我心想有鬼,这个时候怎?会有女人在机电房,便慢步过去偷看。

没想到不看还好,一看居然是小琪躲在后面自慰!我心想:「好啊!平常看你一派清纯样,没想到看来还真的挺骚的嘛…」也不想马上就坏了事,就先躲在墙边偷看她怎?做。

只见小琪靠在墙上,衬衫虽然还在身上,但是扣子已经全解开了,前开式的胸罩斜斜的挂在胸前,半掩着她c罩杯的奶子上。

她的左手伸进了右边的胸罩里,用力的揉着奶头,小琪的上围算是普通丰满的,但是整体的形状相当的好,奶头的部分不但小而尖挺,还微微的往上翘,彷彿在说:「来吃我啊!」一样吸引人。

小麦色但偏白的肤色,带着年轻人的健康弹性,恨不得用我的大手握得满满的,用力的揉捏下去。

接着把视线转移到下半身。

及膝的会计裙被拉上来,黑色带蕾丝的丁字裤遮掩不住美好的春光。

私密的禁地已经闪闪发亮,原来是已经开始湿了。

淫靡的爱液湿润了小琪上下按揉的手指。

这骚货,阴毛看来是有特别修过,不知道有多少男人用过…看到这里,我的阴茎已涨到很难受了,实在很想掏出解放,但是我还是忍耐着,因?接下来她做的事,更让我慾火高亢…小琪从口袋中拿出一颗跳蛋,把裙子再拉得更高,此时修长健美的双腿,因?高跟鞋更是完全的承现,接着,她往围墙边站,把丁字裤往下拉到膝盖,左手搭着墙头,身体弯下来,这个时候我终于看见她的臀部了。

由于练习瑜珈有提臀的功效,小琪的臀形像是一颗饱满结实的水蜜桃。

显然的,手指只是个开头,根本无法满足。

用跳蛋似乎已经习惯了,她熟练的将跳蛋靠在阴部,首先全身抖了一下,从喉头发出一声闷哼,开始享用跳蛋的感受。

那时,我只听得见我噗通噗通的心跳、跳蛋里马达嗡嗡的转动和小琪低声的唿气声。

此时我心中?生一个邪恶的念头,拿出新买的照相手机,开始拍摄这段美丽的景像,同时一边注意着小琪的生理反应。

约莫过了几分?,她的动作开始加快,臀部、大腿也开始冒出一层淡淡的汗水,双颊的潮红,更显得可爱。

嘴里的唿气声,也变成大口连续的喘气声。

身体开始微微的发抖,小腿的肌肉看得出来十分用力,淡淡的青筋冒了出来。

正当高潮快要到的时候,我恶狠狠的沖出去,一把把她的手拍离开阴部。

受到惊吓加上丁字裤在膝部,身体无法维持平衡,怯生生的她眼见转见间就要跌伤时,我从后面用脚挡住她,手从胸前抱她,还能感受到她滑嫩的皮肤,和微微喘气的韵律。

一边享受这美妙胴体的触感时,我拿出刚刚录下的影片,按下播放键,小琪羞愧的低下头,但是仍然不能阻挡她发骚的喘息从喇叭中传出来。

我在她的耳边吹着气,一边发问:「这?欲求不满啊,想让整栋大楼的男人都知道你在干麻吗?让所有男人都来干你吗?」小琪当然用力的甩了甩头,但是她怎?能挣脱出我的魔爪?我再把手机的声音开的更大声一点,另一只手却不安份的往下移到她的蓓蕾上。

瞬间,她还未满足的娇躯又发热了起来。

没这?好心,我又弄得她快到一次高潮时,又狠心的收手。

连续两次要被推上顶点又被摔下来,小琪气得要哭出来了说:「你…你这个坏人…倒底想怎样?…」我就是要她亲口说出这句话,我的目的就达成了一半了。

我把她放在墙角,把丁字裤扒下来,揉成一团收到口袋里,以命令的口吻对她说:「今天晚上你看来是需要找个名义加班了。

七点,韵律教室见,胸罩脱掉。

不准时,不听话,明天大家就会在网路上看到╳╳公司的员工在顶楼自慰的影片,嘿嘿嘿。

」话说完,我头也不回的下楼去,只留下小琪在墙角默默哭泣的身影。

其实我这样做是有道理的,中午吃饭时间已经不长,再不放她回去,恐怕她的同事找上顶楼来,那就不太好了。

况且当天是星期五,小周末并没有上课,大楼其他人通常都回去渡过周末。

直到十一点管理员来关灯之前,我相信以我的能力,能干到她欲仙欲死,再把她带回家去过周末,应该是没有问题,没有必要要冒险现在玩弄她。

我不过就是赌三件事:她敢不敢来,健身房有没有人和我能不能满足她。

一整个下午,我都无心做事,阴茎硬得像铁柱一样,又不想自己解决掉。

从当兵时和前女友分手后,大多都是自己解决或是花钱解决,上班后时间更是不固定,一直以来都是自己解决,好不容易能干上这样一个又娇又骚的浪女,我何苦呢?忍一下…忍一下…正常下班时候大概是快六点,我假借还有事情没想通留在位子上,和同事说再见。

等到大家都走光以后,我先熘到健身房去看一下情形。

果然,电灯都没开,一个人也没有。

我把两个出口的灯也先关掉,营造今天健身房没什?人不会开的样子。

七点了,我慢慢的上楼,一边思考等下要怎?对付小琪。

进了健身房,将门反锁,韵律教室的灯是开的,小琪站在镜子前面,连我进来都没听到,似乎在想什?事情,是在想等下怎?在我的胯下迎承我吗?这样最好,其他的事情就别想了,嘿嘿。

想着想着,我就从后面迎上去抱住她,手伸到衬衫里看看她有没有记得中午我说的话。

不记得又如何?只是等一下被我干得更用力而已!果然,小琪很听话,真的有把胸罩脱下来赴约,但是我的手一抱住她,她的身体马上就震了一下,眼泪一直流下来。

「呜呜呜…?什?你要这个样子…拜託,饶了我吧…我…我可以给你钱…」不论她如何哭求,我已经铁了鸡巴,今天没干她干到翻,我是不会放她走的。

「别想太多了,让我爽一回,我保证影片就删掉,以后就各走各路。

」果然,听到我这样说,她就平静了下来,只剩下阵阵的抽泣声。

「合作点,今天中午被打断难道不想要吗?我爽保证让你也爽,说不定以后我们还能当炮友呢…」她脸开始红了,点了点头,看来今天晚上可以完成我的梦想,在韵律教室干上一个这?漂亮的正妹。

从后面开始,我轻轻的咬了她的耳垂,再往前轻吻她的脸颊,她也转过头来和我舌吻。

近距离的接触,她身上有一股不知名的香味,闻了更让我感到力量充满了全身。

我双手也没有停下来,拉掉她的衬衫,没穿胸罩的小琪,此时就只剩那条短短的会计裙,无力的支持她最后的尊严…可惜的是,薄弱的尊严后面,等待着她的,是粗黑的邪恶。

我双手开始玩弄起她的双乳。

正如我中午观察的,形状饱满,年轻的肉体代表的是没有丝毫的下垂。

我的手算是不小的,可以轻松的抓起一颗篮球,但是从下往上包住她的乳房也只算是刚刚好而已。

左右手大力的揉捏,大姆指和食指搓着那两颗鲜美的葡萄时,小琪的反应开始不一样了,只是稍微的碰到,她全身就开始有紧张的反应。

我想应该是她的性感带被我找到了,该是给她一点奖赏的时候吧。

我把小琪的身体转过来,两个人面对着面。

左手仍然剌激着她的乳头,另一边则是用我的嘴来代替。

当鼻子压在乳房上时,淡淡的乳香,混着一天下来的汗味,变成了一种兴奋剂。

我轻咬着乳头,再交替着用舌头在乳头上画圆,律韵教室没有开冷气,有点闷闷的,小琪乳房上小小颗的汗珠争相的冒了出来。

我大口吸着她的乳房,在我的嘴里形成莫名的味道,一点点咸味和香味的混和,我爱上了这样的感觉,小琪的乳头和我的舌头触碰时,舌苔粗糙的表面,磨擦着娇嫩的乳头,麻痒的感觉从乳头扩散到她的全身。

加上我的右手拉起了会计裙,开始玩弄阴核和阴蒂。

上下两个快感同时沖击的结果,就是小琪的第一次高潮来临.「不行了~要坏掉了~啊啊啊~~」在毫无反抗能力的情形下,小琪在非自愿的情形下泄了。

我并没有想到她不但这?骚,体质还这?敏感。

滑滑的淫水弄得我满手都是,靠近鼻头,有一股淡淡的说不出的味道。

我把她放在地上,把身上的会计裙也脱掉,最后的堡垒也被打破,美妙的花瓣就暴露在空气中,一张一合的。

高潮过后唿吸节奏被打乱,胸部上下剧烈的起伏,淫靡但又无助的模样,勾起男人的本能。

「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…」我心里想着。

我把小琪抱到一堆垫子上,嗅着禁区里的味道,然后将阴茎一点一点的深入蜜穴里,小琪虽然已经感觉到危机的到来,用力得摆动双腿试着要逃离,无奈我两手夹着纤细的双腿,加上高潮过后的无力,使得一切也只是浪费力气而已。

因?高潮过后的湿润,我得以比较容易得一点一点往禁地开垦。

我的阴茎不是说多长,大概17cm左右,但是粗的可怕,我的手一握大概勉强刚好握住而已。

龟头和一颗乒乓球差不多,冠状的地方和洋菇一样,插进去的时候还好,抽出来的时候刮着阴道里的嫩肉带来的快感,没有一个女人能在激烈的攻击下有能耐撑过十分?的。

小琪的阴道一开始只是刚好夹着我的龟头,愈往里面就愈紧,到底时嫩肉不断的收缩,吸着我的龟头,当下我真的觉得难道是遇到传说中的「名器」吗?可惜此时她已经无力反抗,但是诚实的身体带来的快感,让她只能以低声的呻吟来表现她的不甘愿。

我心里暗笑:「这只是开始啊…插进去就受不了了,等一下爽到什?程度我真的无法预测…」想着想着,就开始进行活塞运动。

一开始只是小幅度的抽出来,再慢慢的插到底。

接着把幅度一次又一次的加大,把速度渐渐的加快。

直到第五次的时候,已经接近整根抽出来,再狠狠干到底时,小琪已经没办法用低喘来表示身体的感受了。

胴体美丽的线条开始扭曲,嘴巴大大的张开像金鱼一样吸气浪叫。

「涨…好涨啊…怎?那?粗啊…不要再动了…拔出来啊…」我心想:「这个时候还爱什?面子,看我加把劲,等一下求饶最好是求我不要停吧。

」我先把速度放慢,把我的阴茎先拔出来。

拔出来的时候,有着开酒瓶那样的「啵」的一声,阴茎上沾满着小琪的淫水,直挺挺的抖着。

闪亮的龟头带着杀气,期待再次进入那个会吸吮的洞内。

我把小琪的身体撑起来,让她再成?倒L形,打算从背后进入。

小琪的手搭在镜子上的栏桿上,头发从肩膀两边放下,露出她的美背和纤腰。

相较起中午她身上还有衣物,腰背的线条一览无遗,没有斑和缺点的背部,光滑和健康的肤色就像是美丽的绸缎一样,闪耀着光芒。

我忍不住把鼻头凑上去磨蹭,弄得她痒痒的,想笑又笑不出来。

我用两只手指头在湿淋淋的阴户上捞了一把,确认这样润滑的程度足以让我再次大肆开发而不会受伤后,一股作气就再次的大力进行抽插。

背后式可以进去的深度比较浅,但是在视觉上来话,剌激程度比正常的传教士式大多了,特别是在这样三面都是镜子的房间里,每当我拉大幅度的时候,垂下来的乳房便会跟着大幅度的晃动,除了我的背面外,往前、左或是右边都可以看到两人紧紧相连的模样,在反射之下,好像有千千万万组同时在你周遭做爱。

而且每当插到最深处的时候,我的小腹都会撞击着小琪的屁股。

从上面往下看,其实?色还没有这?的深,算是有一点白吧。

一只手扶着她的腰,另一只手便用力的压揉她的臀肉,感觉到蜜穴又更紧缩了一点,结实的肌肉带来不错的手感,多余的部份都从指缝间露出来,松手时留下红红的掌印,让征服感直线上升。

快感就像漩涡一样,当快感累积到顶点时,小琪的心理无法抗拒诚实的身体,接受了就是跟着掉到漩涡的底部…被漩涡吞蚀,当第二次高潮过了之后,第三次的高潮也接踵到来。

我不敢相信两次之间来的如此之快,而我累积的快感也到了极限,随时都有可能会射精。

「啊~啊~又要来了,快一点~快一点啊~再给我一次~喔~」小琪也知道自己身体的状况,也知道现在只有身后这个男人可以推她进性爱的地狱,便开始用一些字句配合我。

「射在里面好不好啊?」「不要~射在外面~那里都好~不要射在里面…」我吊着她的胃口,把速度放慢一点,只见她对于速度放慢感到厌烦,开始扭动屁股时,我再抽出来一点,停下动作。

「啊~不要停啊…」她懊恼的唿了一口气,屁股再往后,但是我也跟着再往后,她懊恼的哭了出来。

「射在里面,你射在里面没关系~坏人…」?了不让快感中断,她只好屈服于内射有可能怀孕的恐惧,同意我在她的蜜穴里发射。

得到同意之后,我接续着之前的动作,完全都以最大幅度和最快速度一口气把快感推上去,空气中回荡的尽是「啪?啪?」,肉体相撞的声音。

小琪突然双手无力往下一放,两手贴着地板,连带着,整个下半身的肌肉开始收缩.感受到她身体的反应,我把龟头埋在最深的地方,蜜穴的最深处,一股热流沖击着我的龟头,整个蜜穴紧紧的吸住我的阴茎不放,蜜穴最深的地方有一股吸力,就像真空吸引。

我积蓄多时,浓稠的精液从马眼爆发出来,一次、两次、三次…快感就像吸毒一样,从背嵴不断的往上传递,麻痺了我的大脑,整个脑袋完全无法思考,彷彿要窒息一样。

身体深处受到这样的剌激,发出长声的「哦~~」,开始扭动身体,下意识想要摆脱,但是被我从后面抱的紧紧的。

况且,紧紧吸住我的鸡巴的是你啊,骚货!射精完之后在体内仍然不断的脉动,滚烫的精液混合着淫水,从两人接合处慢慢流出,但是黏唿唿的,形成一条长长晶莹的黏液,落下。

那天晚上她和我一起回家,整个周末的荒淫让我星期一请了假在家休养,炮友关系进展很快,我们熟悉彼此身上的每个部位,我甚至有帮她肛交、浣肠,我们在很多地方做爱,大楼里、郊外、电影院,想得到剌激的地方几乎都尝试过.我们一直维持着炮友的关系长达半年多,直到我在这间公司的专案结束,转换跑道之后就很少联络了。

每次做爱结束之后,她总是说她从来没见过像我这?勐的男性。

这就是我第一次在健身房遇到的女孩。

虽然她已有男友,但是尽止于金钱和肉体的交换关系,同一时间,她透露给我的讯息是,至少有三个人同时在追求她(她没有说的呢?我对于这个数字始终持保留态度),也就是脚踏四条船(我?我不算,我只是炮友)。

我有没有想过要追求她呢?长得不错,又骚又俏的女人,我们在性方面也蛮合的啊?答案是没有。

因?我看透了她的本质,她利用女人天生的优势周旋在四个男人之间,她宣称的正牌男友还蛮有钱的,在金钱上的供给岂是我一个初出社会的工程师能相比的。

而她对于正牌男友的态度居然和其他三人都一样,对她好、献慇勤都是不与置否。

有人送礼她就收,我就曾经在她在家看过十多个人家送她的名牌包包。

但是,她冷冷的态度依旧,我有问过她,她说她宣称的正牌男友之前疯狂的追求她,受不了之下和他打了个赌,输了就当她的女友,赢了就永远别来骚扰她。

最后她输了,但是她对男友还是冷冷了,我完全不知道?什?,毕竟我们只是炮友。

口味推荐